四川电网有一群不能回家的“指挥家”

2月6日是师文果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奋战电力调度控制一线的第14天,也是他进入全封闭值班工作模式的第5天。

5天前,他供职的国网四川电力调度控制中心决定:为进一步确保疫情期间四川电网的运行安全,两班组共30位值班调控员将从“上班封闭办公、下班居家隔离”半封闭值班模式,调整为全封闭值班。这意味着他们将有家不能回,过上工作场所和指定居住场所“两点一线”的日子,何时能结束还是未知。

隔离措施的升级也从侧面反映出电力调度控制在抗疫时期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安全可靠供电是维护社会正常运转的重要基石,也是确保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的关键保障因素之一;电力调控员作为电网运行的“指挥家”,具有不可代替的特点,这支队伍一旦发生感染,将直接造成电网“无人驾驶”,影响到社会民生及疫情防控。

上班11年、已经是一名监控值长的师文果当然非常清楚这一点。早在疫情正式公布那天,师文果就凭着高度的职业敏感,积极筹备自我防护工作;1月23日便开始在家中待命,断绝了与外界的接触;农历除夕开始,他再也没有停歇。

“不停歇其实是大家的常态。”师文果告诉记者,工作11年来他只有一年没有在电力调控大厅“守岁”,这个疫情肆虐的春节只是多了一副口罩。

如果把整个电网比作一个人的身体,电力调控中心就是大脑,负责处理来自电网的各种“刺激”,并及时正确反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每天24小时,在岗的每一分钟都处于高度紧张状态,下达调度命令的每一个字都必须百分之百正确。

四川省作为西部崛起的重要支撑和国家“西电东送”重要基地,电网规模居全国省级电网前列,并已成为连接西北、华中、华东、华北四大区域电网交直流混联运行的枢纽电网,同时每天源源不断将电能通过三条特高压线路供应华东地区。四川电网能够安全运行38年,离不开众多电力调控人员日复一日默默坚守。

师文果的妻子是一名医生。疫情发生后,她马上提交了加入支援一线的请愿书,期间一边工作一边带娃。夫妻俩意识到各自岗位的责任都很重大,从疫情公布开始就为无人带娃的问题做了一系列筹谋,比如培养儿子独自入睡,教他电话求助等等。

“儿子从一开始害怕到越来越勇敢、独立。”说这话时,师文果的语气里满是心疼,但也有一点点美妙的骄傲。

同样参加工作11年的陈颖,年货没有拆,春联和福字还没来得及贴上,已经被紧急召回。那是除夕当天,接到返岗通知的陈颖为父母、妻儿买好了机票,让他们第二天一早前往新疆的岳父母家过年,也方便一家人相互照应。

尽管陈颖的内心期盼着疫情赶紧结束,能够与家人团聚,但他反复告诉自己要平静:越是困难的时候越要稳,越要严格控制各类断面,越要快速处置各类异常和事故,绝对保障电网安全运行。

这个春节,四川电网全网最大用电负荷达到3076万千瓦,同比增长20.6%,但电网运行平稳,电力供应充足,满足了省内抗击疫情工作和生产生活用电需要。

除了国网四川电力调度控制中心,四川还有23个地市级调控中心、106个县级调控中心采用了同样的工作方式,共同守卫着万家灯火。

相关内容

联系大家

400-088-2518

邮件:jujing@jujing.com.cn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